• 首頁 經濟要聞 政策法規 經濟數據 功能區域 熱點專題 影像北京
     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首頁導航 > 北京市行業發展信息 > 文化創意產業 > 行業新聞
    解析:藝術區如何走出“茍且”明確定位是關鍵

    2016-04-06 10:43   來源:北京商報

      近年來,以798為核心向外輻射的新興藝術區不斷涌現,比如龍門藝術區、花場藝術區、后沙峪藝術區等,F實問題是,藝術區不斷被外遷,群落生態的自由聚集也面臨著諸多困境和不確定性。比如政府的規劃改造、房租高企后的利益爭奪、藝術區的商業化驅逐以及頂層設計的局限等因素,讓不少藝術區短暫熱鬧之后陷入困頓。那么,為何依然會有那么多新的藝術區涌現?在藝術區各種復雜的利益糾葛背后,如何平衡商業與藝術的比例關系?

      困局頻現

      模式還需探索

      藝術區的不斷涌現讓藝術氛圍愈發濃厚,甚至一度被認為是藝術家的烏托邦。但令人遺憾的是,有關藝術區的負面新聞不時見諸報端。比如798物業、二房東與藝術空間的租金矛盾,宋莊小堡村的改造拆遷,黑橋村“收費事件”的劍拔弩張,這還只是冰山一角,矛盾頻現引發業內對藝術區發展現狀的熱議和思索。

      從798到草場地,從宋莊到黑橋,從環鐵到酒廠,從費家村到一號地,從郎家園到二十二號院,藝術區的形成都離不開藝術家和畫廊的集聚,這種自發聚集是一種自然的群落生態。但隨著藝術區聲名鵲起,房租水漲船高,商業與藝術的沖突不斷出現,其背后的深層次矛盾和現實發展危機也日益凸顯,最終導致難以負擔的藝術家與藝術機構陸續撤離,這已成為不少藝術區難以走出的魔咒。

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城鎮化進程與藝術區的發展模式并不相同,甚至有所背離。對于宋莊藝術區來說,歷經30年的發展依舊面臨諸多困境。有業內人士指出,自建房產權問題如果得不到有效解決,可能會在很長時間內限制藝術區的發展。

      除此之外,不少藝術區充其量只是文化地產,終局必然是曇花一現。同時,目前的藝術區生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不再是單純的自發聚集,更多是園區的經營規劃。但不管如何,藝術區的形成與穩固,不只需要人氣、交通等諸多因素的疊加,更需要長久而專業的規劃。

      轉型進場

      不只是文化情懷

      在經濟環境的持續壓力之下,席卷全社會的行業轉型已成大勢所趨。一些高耗低產的傳統行業遭遇洗牌而日漸式微,廢棄空置的大面積廠房為藝術區的集中出現提供了可能。除去已成氣候的藝術區外,還有一大批新的藝術區不斷涌現,比如龍門藝術區、花場藝術區等。較之其他區域藝術區的零星出現,以798為核心向外輻射的藝術區不斷形成集聚效應。

      令人疑惑的是,為何藝術市場萎縮下行,依然不能阻擋新藝術區開建的步伐和熱情?龍門藝術區負責人王立華原本從事的是鋼鐵物流生意,近幾年也開始把精力轉向了藝術園區的打造!捌鋵嵾M入這個行業也不是偶然,十年前就已經開始介入書畫、家具的收藏了,一直有這個興趣。多年前意識到鋼鐵行業所面臨的風險之后就在努力嘗試轉型。重要的是,物流基地靠近中央美院和798藝術區,地理位置很優越。另外,我們跟很多藝術家都是朋友,這是很核心的資源優勢,他們的鼎力支持也越發增強了我們做好這個藝術區的決心!

      談到龍門藝術區的名稱由來,王立華表示,名字取自龍門吊,即鋼鐵物流常用的橋式起重機,暗含了企業的根基所在。同時,不少年輕藝術家都在苦苦掙扎,也有著希望他們“鯉魚跳龍門”的寓意。從位置上來說,龍門藝術區距離中央美院、798都在5公里左右,交通上的便利吸引了不少藝術家進駐。目前龍門藝術區有2萬多平方米,王立華還在籌劃著繼續擴大藝術區的規模,一批獨棟的工作室建筑也即將開建!褒堥T藝術區的管理者和配套服務的提供者是同一個業主,能夠環環相扣,可以為園區的發展做好統籌規劃,為入駐藝術家搭建更好的服務平臺,這是我們園區的一大優勢!蓖趿⑷A說道。

      如何破局

      明確定位是關鍵

      其實,建藝術區并不困難,但維護與運營就沒那么簡單,需要專業的人才與長遠的規劃。最為重要的是,藝術區與藝術家的微妙關系也很難處理。在藝術區成熟之后,房租自然呈幾何態勢增長。如果純粹靠收取租金和物業費來維持生存,這種模式支撐的藝術區未來并不明朗。

      藝術園區規劃和管理的專業度也在考驗著每一個藝術區的管理者。從鋼鐵物流基地轉型而來的龍門藝術區又有著怎樣的規劃呢?王立華表示,“龍門藝術區的定位比較高,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藝術區,更不是靠簡單的物業出租來實現生存。我們不單單做文化產業的一環,而是要打造一個全產業鏈,從藝術空間、藝術家工作室,到展覽館、咖啡館、餐飲、巡回展覽、拍賣等配套服務都要做好。我們多次參加北京、廣州、成都的藝術博覽會,對藝術市場有著全面而深入的了解,目前市場大幅調整,泡沫擠出,正是投資的好機會。一些藝術區的調整外遷對我們而言,也是一種機會,長遠、專業、系統的規劃才能讓藝術區真正長遠”。

      藝術家是藝術區最為活躍的主體,作為園區的管理者要為他們提供更為全面的服務,這也是王立華設立龍門藝術區的初衷。他近期還組織了一個“絲路追夢”的主題展,組織采風、巡回展覽,都要承擔不小的成本壓力,但他表示并沒有過多從經濟方面考慮,“藝術家要重走絲綢之路的設想與藝術區做文化產業的初衷不謀而合,翟新建、勵國儀、關乃平、徐仲偶四位藝術家分別從國畫、水彩、油畫、版畫等藝術形式表達了對‘一帶一路’的情感,創造了大量的寫生作品,這會進一步加深東西方的文化交流,這種無形的價值是我們所看重的”。

      成功的藝術區與藝術家是能夠共同成長的,尤其在藝術區初創階段更是如此。為了讓入駐藝術家能夠潛心創作,龍門藝術區做出了大膽的嘗試。對于有潛力的藝術家,為他們提供銀行貸款的擔保,降低藝術家的經濟壓力,讓他們有更多的精力去投身創作。藝術區也會努力將藝術家在3-5年之內推到市場中去。但這種方式所帶來的風險可想而知。對此,王立華表示,“藝術家甄選的門檻很高,要通過藝術區學術委員會的層層篩選。首先要滿足高、真、純這三個標準,首先是純粹的學院派,這也是藝術區的主打方向。我們所強調的高,不只是水平造詣高,而且要有良好的信用和口碑。在我看來,藝術家和藝術區是有機的整體,不只是簡單的租賃關系,只有藝術家群體穩定了,藝術區才能真正做大,真正形成品牌影響力”。

     
    推薦 | 關閉 | 收藏 | 打印
    最新發布
    一周熱點新聞
    首 頁  |  經濟要聞   |  政策法規   |  經濟數據   |  功能區域   |  熱點專題   |  影像北京
    京ICP備08003934號
    北京市經濟信息中心 - 網站聲明
    久久国内精品自在自线400部